苗巳

雜食性夜行生物
電波有點奇怪
原創x短文+日常

在那場婚禮中,他顯得特別格格不入。


十人圓桌。他認識另外九個,但他們未必都認識她。


西裝讓他暈眩,領帶令人窒息。他的目光流連在一件件小禮服上。

緞面薄紗,蝴蝶結與高跟鞋。


香水味有點重,他打了個噴嚏。

同桌的女人笑他的矬樣,隔了一個位子的男人為他倒酒。


他坐正了一些,挺起胸膛,不去看牆上新人的甜蜜回憶錄。


捧花。


他被點名上台,手持綁著青花菜的其中一條緞帶,誰也不知道他更希望握著的是繫在更美好的捧花上的。


與其他男人在主持人的口令下一抽,毫無意外地落了空。

他朝新郎擠出一個笑容,領走做為安慰獎的小巧精緻的銀湯匙。


啊,這多少能算是點收穫...

  他把重要的東西忘在車上。

  ──哎呀,真是一如既往地糊塗呢。

  他看著窗外大雨,心想一定是雨聲打亂了他完美的行事曆。噢不不,或許是流理台上令人興奮的事前作業奪走他的注意,一定是。

  收起砥石,並將香料放得遠一些,他細心地把中島型流理台整理乾淨,因為他需要多一點的空間──要能足以擁抱、親吻他的愛人的空間。

  ──嗯,這樣剛好。

  他相當滿意地環繞廚房一眼,洗淨了手拿起車鑰匙。

  從六樓到達地下二樓,他幾乎是在電梯門打開的那刻衝了出去。

  噢,希望親愛的別生氣,他不是故意要把對方留在後──後車廂?別說笑了,當然是後座。而副駕駛太髒了,他也不能讓親愛的坐上去。

  ...

電影院

  右手邊的男人握住了他的手。

  掌心溫熱,而指尖發冷。

  他沒有抗拒,甚至不轉頭看對方一眼。也許是因為他知道,這個陌生男人並不心存惡意;或者說白了,此時自己也和對方有相同的需求。

  同樣是獨自看電影的兩個男人,素昧平生的他們,在此時此刻,因為一個畫面而相連。

  偌大的屏幕上,兩個少年並肩而坐,依偎著對方,哭泣著。

  悠揚的背景音樂裡,稀稀落落的混著些許抽面紙與擤鼻涕的聲音。他可以看見斜前方的女孩啜泣得相當厲害,心想或許是一位感受性很強的溫柔孩子。

  他突然用力深呼吸,此舉似乎是驚嚇到了覆在他手背上的溫度,他趕在對方退縮以前,反手捉緊那冰涼手指,直到對方再次平靜下來。...

© 苗巳 | Powered by LOFTER